巫统到底想要什么?因为巫统背后搞得鬼,撑腰,警方姑息,所以马来烂仔嘉玛嚣张!

来源:东方日报

作者:潘友来

原来标题:种族主义份子因为姑息而囂张

最近驾车有所擦碰时,难免先要看看对方车內是什么种族;而咋听喝骂爭执,也要张望著是什么族群…这种日子过得很不自在,叫人感到很压力,也很气愤。

週前的红衣人916集会,煽情叫喧、衝撞茨厂街行为,是针对性地挑拨种族关係。有一位称为916集会发言人的拿督嘉玛尤诺斯,公然索討茨厂街的半数档位,要让给马来人。接著又囂张地恫言,政府如果没有对付他所说的卖假货情况,明天就要在茨厂街再次集会,还警告可能发生衝突…

嘉玛者,那不是什么人物。我们看到的问题是,玩弄种族课题很有市场,而且越来越囂张。

我们也看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是有一个容许,甚至是纵容极端种族主义行为的环境。嘉玛这人高姿態发表恐嚇性言论,直接挑动种族情绪,却大摇大摆一副看你敢怎样的神情。

警方无能为力?政府部门则要屈从于恶势力?如果人人都把法律操在自己手中,行使私法巧取豪夺或威逼官方单位,践踏法治;这个国家还有前途吗?

我们感受到,社会上有著异样暗流。各民族之间动輒对立,大小事都先划个界限。

从生活中的言行举止,以至社交或工商业活动项目,打从內心特別留意起种族身份。这可能是为了要小心言行,以免引爭议,也可能真是心有芥蒂了;言谈无法再畅所欲言,玩乐无法再开怀尽兴。

这是一种很不好的环境,更是一种很可怕的环境。马来西亚人几十年辛苦融合起来,多元共荣、和谐快乐,难道就此断送了?

华人社会有此心事,马来同胞也有开明人出声,斥责红衣人及一些偏激的言行,忧虑种族关係败退。例如玛丽娜马哈迪就常当头棒喝,告诫马来同胞要珍惜各族情谊。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最近也针对红衣人916集会,嘆说不明白,马来人什么地方受到威胁了…但是,正能量的声势微弱。

爆红的嘉玛这类人与极端种族主义,人民必须齐心將之制止,將之扑灭!因为这不会只是一个人的行为,姑息之下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以至群体到团体组织的延烧,爭相表现者不乏其人。

 

我们这边厢才说,那边厢就有一位外號「拳王阿里」的人扬言,10月10日要在檳雪三个地区,號召另一场50万红衣人集会。此君莫哈末巴隆是退伍军人协会主席,也即是刘蝶广场骚乱的激进人物,虽然煽动言论被控上庭,最终却获撤销控状,无罪释放。

燃烧起来的种族主义与煽动言行,通行无阻,莫不令人联想,难道真的背后靠山很硬朗?

人民其实也看到,嘉玛是执政成员党的地方领袖,雪兰莪州巫统的大港区部主席。他上头的领袖在內部也无法把他处置,引人议论纷纷;要吗就是有心纵容,不然就是內部权爭失了控制,乘势任由製造乱局…

老百姓必须明確表態,红衣极端人士及其幕后的相关方面,如果乱我社会,这是不能容忍的行为。政治权爭固然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到了一定时候,必然也要面对民主议会的最终审判;腐败与邪恶,终究难逃制裁。正在燃烧的极端种族主义,是不容姑息的邪恶;执法单位必须铁腕取缔。否则国家前途毁于几个恶人手中,將是最大的悲剧。(来源: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