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青团,嘉玛,拳王阿里,土权会阿里会号召全体马来人穿红衣一起到中国大使馆前示威抗议,高喊:中国猪滚回中国吗?

大叔 1

不想错过更多好图好闻,即刻上去 《手机快报》面子书fb like 一like, (http://qr.net/4CNv)

中国大使黄惠康到茨厂街拜访,大叔告诉和大叔一样大叔的老朋友:“强国要向巫统和纳吉”发出强烈信息了。”

真的,黄惠康的谈话是带着警告意味。报道说:“中国驻马大使馆特命全权黄惠康大使阁下表示,若大马华侨受到侵犯,中国绝不会坐视不理。

His Exellency Chinese Ambassador warns that China would not sit down and do nothing if Chinese residing in Malaysia were attacked.”

相信这是中国历来因为海外华人被欺压所发表过的最强烈谈话。

谈话中,大叔还有特地向这位大叔朋友补上一句:明天一些自许是思想比大叔这些老头进步的人权、社会改革“先锋”的大马新生代华人网络愤青一定会在网上骂大叔这些人是“大汉主义者”,厚颜无耻到对中国的为本地华人出头感到“沾沾自喜”(大叔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中国这样为我们出头会让友族有机可乘,说我们华人不效忠这个国家。。。跟着会骂中国践踏人权,压制言论自由,六四没有平凡,压制台独,疆独藏独 ,因此中国不配为华人出头。。。似乎他们比别人懂得多!

果然,第二天一打开facebook,类似的言论跳进眼帘。大叔绝对尊重这些思想进步新生代的想法,毕竟大家的成长背景和经历不同,对事情的看法也不会相同。

大叔自小听到父辈怎样痛心疾首的痛骂腐败的满清王朝和国民党政府,因为它们的腐败,华人被迫漂泊海外,被卖猪仔做苦力,在海外被人歧视,被人压迫。。。

弱国无外交,中国人,华人到处被欺负,没有人为他们出头。他们那一辈和他们的父辈为了打倒贪污腐败的清朝和中华民国政府,两三代人满腔热血用金钱和性命去支持中国革命,只希望中国强大起来,希望华人不管走到哪里,不再被人欺负。。。

上世纪80年代,一穷二白的中国推行改革 开放后,大叔和一些年纪相仿的大叔,当时像现在这些新生代一样年轻,我们一直希望中国尽快强大起来,我们都相信中国国力强大对海外华人非常重要;在无法推倒巫统之前,马来西亚华人在巫统这班种族极端主义者前要有点尊严就必须等待中国强大。当时还没有看到跨种族的在野联盟,pakatan, pakatan harapan。当时,现在这些新生代的偶像—安华—在巫统意气风发,极端程度不比现在的巫统红番头逊色。

大叔这一辈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走来,在马来西亚,我们亲生经历和听过关于513排华的悲惨故事;1987年矛头指向华人的茅草行动;华人在正经文教方面受到的种种打压。

当时的巫统政治人物动不动就说关闭华校;拆中文字过大的华人商店招牌;过年过节要舞狮舞龙都必须拿准证,而且只给拿两三天;RTM的中文台的歌曲点唱节目,除了歌曲名字全部必须用马来文播报,虽然是中文台但三分二是由马来文播报;一年一度的农历新年节目Pesta Ang Pau,全程用马来文主持,只唱一首中文歌曲。

当时的内政部长嘉沙里沙菲依还公开说过:华人是中国在海外的第五纵队(间谍),要自由舞狮舞龙,可以把狮头龙头改为老虎头,动不动就叫华人滚回中国。

我们也悲愤地看着印尼和菲律宾政府怎样排华,当地华人妇女怎样被当地人轮奸的新闻与图片。但是当时国力衰弱的中国和台湾政府没有哼过过一句。

记得,1980年代末大叔房东一位印尼华人朋友的亲戚到来吉隆坡玩,就寄住在我们那里。每一天他自己出去玩时都会告诉房东他会几点回到。有一天他到了晚上九点多都还没有回来,我们都很担心。

后来他回来,看到我们担心感到很抱歉。原来他站在茨厂街听卖翻版唱带小贩播放一首又一首的华语旧曲, 听到舍不得回来。他说,印尼排华后,华语华文华语歌曲都都像毒品那样被禁止了,他已经20多年没听过这些歌曲,他一面听一面流泪。我和房东听了眼眶都湿了。

那个晚上,我们谈到很夜,我们听他用近乎哭泣的语调讲述印尼华人的悲惨故事。他是念到四年级华小后,华小被关闭,从此他们不能再在公开场合讲华语,全部都要取一个印尼名字。他的叔叔是新加坡南洋大学的毕业生,常常在他们面前悲愤的说,“人家有一个祖国,我们有两个祖国,中国和台湾,但是我们印尼华人被人欺负,中国和台湾连哼都不哼一声。“记得看新闻,当时每次印尼大规模排华时,中国做的只是派船来接收那些想回去中国的华人。

大叔必须承认,自上世纪90年代后,海外华人,特别是马来西亚的华人处境是好的多了,没有在听到排华的事件,新生代会认为这是人权意识进步了,绝不会同意这是因为中国台湾香港的经济实力跃升的结果。。。

大叔依然记得上世纪80年代加入报馆时,一位前辈同事的谈话。当时中国现代总设计师邓小平正排除万难,面对中国共产党极左势力的极力反对,坚决要推行改革开放政策,那时的邓小平应该接近70岁了。这位老前辈激动的讲了一句到今天大叔还历历在目的话:未来海外华人会不会继续被欺压就要看他了,这位老前辈还说世界华人每个人要给邓小平几分钟的生命,让他多活几年去完成中国改革,中国有救,海内外华人就不必再受耻辱,被欺压了!

现在这位前辈同事已接近80岁高龄,每年去探访他,我们都谈中国政局,中国历史,谈马来西亚的政治,华文教育,世界局势,最后大叔总不忘提到他30多年前这句话,大叔说,您真的有远见。

现在我们看到外交部要针对黄惠康的茨厂街谈话传召他解释,我们就看看最后会怎样演变?

巫青团,嘉玛,拳王阿里,土权会阿里会不会号召全体马来人穿红衣在一个星期五的祈祷会后一起到中国大使馆前示威抗议,高喊:中国猪滚回中国吗?那些红番头巫统部长会不会一个接一个跳出来叫中国道歉呢?

大叔还是要强调,大叔爱马来西亚,这里是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大叔和思想进步的新生代一样都在努力为马来西亚的政治改革尽一份绵力,希望有一天所有的海外华人(和任何一个民族)不会面对欺压,中国和我们只有血缘上和文化上的关系!那是我们祖先的故乡。

(大叔会继续在这里吹水大话时局讲故事,大家可以不同意大叔的观点,不过内容肯定有一些营养。不想错过即刻上去《手机快报》面子书fb like like

《手机快报》

http://qr.net/4CN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