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商命案:就这样杀人了!嫌凶:生气被迫扛债。嫌凶买刀疑预谋杀人,招认一人干没帮凶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2日讯)涉嫌手机零件商命案的嫌凶疑有预谋杀人,他与死者会面前特地买了两把水果刀,在车里攻击死者和伤者。

嫌凶將车子弃在停车格,死者伏尸司机座位。(图:星洲日报)

嫌凶与死伤者缠斗时手部受伤,他隔天去诊所治疗伤口,然后到警局报假案指遇劫受伤图洗脱罪嫌,结果正在缉捕他的警方见他自己“上门”,將他逮捕查办。

据瞭解,嫌凶已招认涉案,由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动手,没帮凶。

报假案洗罪嫌反被捕

这起疑因钱財纠纷引起,导致一死一重伤的命案於前天晚上发生在首邦市。嫌凶出手极之凶狠,死者郑国祥(41岁)的后脑勺被戳数个血洞。

现年40岁的嫌凶是手机加额代理商,公司位於格拉那再也,他前天晚上与死者相约前,先到公司附近一家霸级市场购买两把水果刀,疑用来对付死者。警方还在调查,究竟他一上车即攻击死者和伤者,或者是两方一言不合才动手。

嫌凶延扣7天助查

梳邦再也警区主任耶哈亚助理总监说,嫌凶已被延扣7天助查,隨著他落网,警方宣佈侦破此案。

他说,根据瞭解,不久前才从楼梯跌下受伤的死者,由叶姓员工开车载他去见嫌凶以取货,两人约在首邦市SS15区一处交通灯见面。

据知,嫌凶和死者於今年8月份认识,有生意上的来往两个月,之前都是嫌凶亲自交货予死者,前天却反常要死者去取货。

上车突发难行凶

耶哈亚说,初步调查显示,在嫌凶上了车子后座后,死者的员工就把车开走,料不到途中嫌凶突然发难,出其不意用刀猛戳坐在司机旁座位的死者,特別是一连多次在其后脑勺刺去,过后再往右刺向司机胸口多次。

警方已起获两把凶刀,嫌凶只用其中一把杀人和伤人。

嫌凶行凶后马上关掉手机,任何人都没法联络上他。

报假案图脱罪 录供手颤抖露破绽

嫌凶杀人后没马上潜逃或匿藏,而是“选择”报假案图逃罪,但是受到警官心理战问话时,他颤抖不停的手大大露馅。

警方相信嫌凶自知警方人员迟早找上门来,所以没有逃去外国或外州。

他昨天早上回去公司一会儿,下午4时左右到格拉那再也警局报案,声称前天晚上10时左右在首邦市SS15地区被抢劫並受伤。

当时他表示报案只是方便保险索赔,並非要警方进行调查。

接到报案的警员过后匯报上司,警官立刻注意到嫌犯“遇劫”

的时间和地点与手机商命案地点吻合,且报案者姓名也是警方要追捕的人,因此联络该名报案者,要对方到梳邦再也警区录取详尽口供。

结果嫌凶出现警局受到盘查时,面露不安,受伤的手抖个不停,没两下子就招认杀人。他过后被带往现场调查。

嫌凶招认一人干案

警方对於有意图杀人的嫌凶,没有故布疑阵或秘密手法行事,也无周详策划就直接下手感到不可思议。

嫌凶在干案前先去买两把刀,然后去赴约。他上了车之后,並没有等到两名受害者载他到偏僻地点或暗处才下手,而是在闹区的餐馆附近用刀刺两人,无视於会引起他人注意。

嫌刀小嫌凶再买大刀

嫌凶起初只买一把刀,然而觉得刀子太小可能“杀伤力”不够,再买一把较大的。

警方已经起获这两把水果刀,其中一把黑色刀柄的在车內寻获,另一把绿色刀柄的,是在嫌凶引领下,在其沙亚南住家后院草地找到。

该把黑柄刀比绿柄刀来得大,警方相信嫌凶只是使用黑柄刀刺人,它在车內寻获时染有血渍,而绿柄刀则没有血渍,相信未有使用过。

警方扣押嫌犯的银色丰田Avanza休旅车,警方还在寻找嫌凶在行凶时所穿的红衣。

嫌凶:生气被迫扛债

嫌凶声称带刀去见死者,目的是要威胁对方以便索回生意回酬及债款。

他受到警方问话时,指死者未履行承诺付予他逾1万令吉生意回酬;此外,死者也拖欠他的公司10万零4千令吉。

他指出,由於死者未还钱给他,导致他被迫扛下债务,他因而感到非常生气。

无论如何,警方会调查他这番口供的虚实。

目击者:伤者逃出一男下车驾走

目击者看见伤者从司机座逃出来,而后座一名男子跟著下车,进入司机座把车驾走。

目前,已有一名目击者到警局录取口供,以助警方调查此案。

伤者在被送入医院后致电家人及死者的哥哥,告知死者遭人载走。死者的家人马上向警方求助。

警方在接获投报半小时后,已掌握到死者所在位置,並在距离死者被掳走地点的半公里地方,发现该辆轿车。

嫌凶与死者妻子各有说词

警方还在设法釐清死者与嫌凶之间的过节,因为出现数个不同版本,死者妻子与嫌凶说词各异,嫌凶杀人动机有待查明。

据瞭解,死者郑国祥的妻子指丈夫已匯款十余万令吉予嫌凶购买手机加额卡却未取到货,嫌凶则指责死者拖欠他逾10万令吉债务,迫得他扛起这笔债,他被捕后招认杀人。

此外,警方也从商业纠纷的角度调查,包括嫌凶可能不满死者从客户变成竞爭者,涉足他现在从事生意跟他爭一杯羹。

警方相信受重伤的死者员工知悉真相,后者目前仍在医院治疗中,昨晚动过手术,还不適宜录取口供。

女亲友否认死者欠债

“没有欠钱,没有欠钱……(他)是无辜的……”

死者郑国祥的一名女亲友坚决否认死者欠债,更声称死者是无辜丧命。

这名女亲友是於今午2时许,与死者妻儿到太平间领尸,她不时双手合十念诵经文。

当死者的遗体被抬离太平间时,她口中念念有词:“我们回家了,一切不喜欢的都放开吧!”

死者的妻子在等待领尸的当儿,一度难忍悲伤哭红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