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病住院三个月 现任妻子竟只去过一次,听见她跟闺蜜的电话后我悲哀痛哭…

那是2005年,那年我41岁,利燕26岁,她只是有业务往来的另一个公司的一个搞公关的经理。她很开放,喝酒时讲点黄段子,说点暧昧的话,对她来说不算什么。我这把年纪了,而且做生意也做了多年了,很清楚这就叫应酬,酒桌上说的那些肉麻话,都不能当真的。

但有一次我喝醉后,她公司老总让她扶我去宾馆开房,我们之间便假戏成真了。

第二天早上,我酒醒后,看到床头的利燕后悔不跌。我能想到的解决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用钱补偿。我掏出3000元给她,对她说“对不起。”没想到,她将钱甩给我,生气地说了句:“搞错没有?我可是良家妇女。”这话我当时不信,后来将信将疑,再后来就确信无疑了。这是因为,利燕在哄男人方面真的很老到,有她一套。

毕竟她现在还是我老婆,我也不想说她什么难听话。但现在看来,她闯进我的生活,并一步步逼我离婚,跟她结婚,无疑是有预谋的。实话实说,结婚前,利燕确实没表现出很在意我的钱,她自己收入不低。这也是我不提防她的一个主要原因。

再婚后的这几年,利燕完全像变了个人。她说当全职太太是为了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可是,我却从来没享受过。相反,她自己以阔太身份充分享受生活,购物、美容、健身、旅游是她的主要生活内容。这倒无所谓,我养得起自己老婆。

但让我寒心的是她花起钱来那种奇怪的病态心态,那不像一个老婆花自家老公的钱,简直就像贪官挥霍国家的钱那样拚命地捞,似乎打算捞一票就走人,没有长久做夫妻的打算。

去年4月,我突然患了重病,去外地治疗,整整住院3个多月。这期间,老婆利燕(化名)以要在家打理公司为借口,只去看过我一次,在那住了几天。就是这唯一的一次,也没在医院照顾我,陪陪我,住在医院附近的高档宾馆里,每天仅仅像领导视察一样去看看。

而我住院治疗那段时间,利燕在家做什么呢?据后来公司里我的亲信告诉我,她三天两头以老板娘身份来公司,颐指气使,对公司大事小情指手划脚,尤其对财务严加过问。唉,她一定以为我快死了,置医院里的丈夫不顾,却忙于接管财产了。

就是这场大病,让我彻底看清了我的婚姻,它完全是用金钱维系的一种关系。一旦我哪天突然没钱了,即使我还很健康,所谓年轻漂亮的老婆,也会立即投入别的有钱男人的怀抱。

有一天,她跟一个闺密煲电话粥被我无意中听到了。似乎闺密问她怎么还不要个孩子。她说,生孩子是人生的大事,可不像睡觉这么简单,那得跟自己真心喜欢的男人生。这么说来,我并不是她真心喜欢的男人,她爱的只是我的钱。我悲哀痛哭!

一场大病,让我想清楚了很多事情。我算成功吗?除了有点钱,除了有个惦记着你钱的年轻漂亮的女人,我还有什么呢?跟前妻在一起时,虽然爱情渐渐消磨掉了,至少还有一份由爱情演变成的亲情,现在呢?

文章来源 :网络

Check Also

我妈拍到老婆出轨的照片,我怒离婚,一条信息后原来。。。

我是家裡独子,我爸是大学教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