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今日爆报 / 巫统废墟上建构改革精神

巫统废墟上建构改革精神

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我们为狭隘的宗教、种族主义论述所困。现实中贪污滥权案例层出不穷,经济每况愈下,惟巫统祭出“马来人分裂,非马来人是造王者”的粗糙论述,营造“穆斯林遭围剿”的氛围,民联领袖无从破解、招架不住。马来社会反风吹不起,改朝换代功亏一篑。

制度之崩坏,这些年来变本加厉。权力高度集中,从过去巫统一党独大,到当下首相一手遮天。1MDB弊案揭露后,纳吉先发制人,铲除异议,从总检察长到副首相。皇家警察部队、反贪污委员会避重就轻,司法检控更遥不可及。媒体没有松绑,国会下议院甚至驳回在野党针对1MDB丑闻的提问。

消费税、油价飙高音,人民生活压力震耳欲聋。贪污滥权肆无忌惮,当权者为掩饰丑闻而破坏民主制度、钳制言论自由——这些操纵权力的恶劣手法,原是在野党攻击执政党的箭靶。吊诡的是,当下的在野党因“前独裁者”马哈迪的加盟而失去道德制高点,无法在纳吉政治危机里占据优势。这名前首相坚拒用道歉卸下其22年独裁统治的历史包袱。马哈迪放不下过去,希盟就扛不起未来。

这是马来西亚政治当前的困境。选民开始怀疑:即便终结了巫统政权,马哈迪主义依然可以透过希盟的管道,找到复辟的可能。  

与此同时,马哈迪赶在威望消失前,火力全开,狠批纳吉贪污腐败,讥讽巫统上下为“糠麸”(dedak)而折腰,党大会沦为一场示忠盛宴,只说纳吉爱听的话。过去权贵圈子里养尊处优的前官僚精英、艺人挺身而出,向掌权者呛声,并在遭受围剿之后,坚持捍卫本身的公民权利。巫统因1MDB弊案、消费税、油价高涨,而面对来自主流社会的抱怨、诘问与嘲讽,正当性遭受质疑。

是的,巫青团团长凯里长篇大论,解构马哈迪过去的权威,只为巩固当下的威权;而马哈迪与拥趸对当下纳吉政权的否定,旨在复辟昔日的“辉煌”。说穿了,第14届大选更像是把战场搬出太子贸易中心的巫统权争,处理一个党内管道无从解决的矛盾。

然而,巫统之外的我们,十分清楚:现在,不能是以后;过去,更不该是未来。1946年,左翼领袖Burhanuddin Al-Helmy说:在马六甲城堡的废墟上,我们建构独立的精神。70年以后,我们的使命与挑战是:如何在巫统霸权的废墟上,建构烈火莫熄的改革精神。

从这个角度,我们会看到,纳吉要铲除的是马哈迪这个人,而不是马哈迪主义。反过来,马哈迪要消灭的是纳吉,同样不是马哈迪主义。然而,摧毁纳吉政权的躯壳,与终结马哈迪主义,一样重要。职是之故,希盟该做的,不是掩饰马哈迪昔日的过失;公民社会当做的,也不是嘲讽任何欲打击纳吉/巫统政权的力量。想看到国家与社会进步的马来西亚公民,都希望巫统政权崩盘,也让马哈迪主义没有借尸还魂的躯壳。

处在时代关口的政治瓶颈,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在马哈迪与纳吉的角力中,借力打力,让巫统神话与马哈迪主义变成废墟,然后建构“烈火莫熄”的改革精神,开创不一样的未来。我们都喜欢引述狄更斯《双城记》中“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的名句;但现实的挑战是,如何在两难的困局中,把最坏的时代,变成最好的时代。

文章来源: The Malaysian Insight

Check Also

别让马来人依赖成性!阿兹哈促检讨土著特权含义

网络红人兼时评人阿兹哈哈伦律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