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生活万花筒 / 父亲临终竟让我照顾他的情人,到她家时却发现母亲和她关系不寻常!原來她是…

父亲临终竟让我照顾他的情人,到她家时却发现母亲和她关系不寻常!原來她是…

刚过完春节父亲就病世了,他走得还算安详。虽然我非常得恨他,但也做到了一个儿子应尽的孝道。

父亲在母亲的眼里是一个好丈夫,从没有红过脸,尽职尽责,任劳任怨。可他在我的心目中是个十足的伪君子,他背着善良的母亲在外面又有一个新家。

他总以为这事做得非常的隐蔽,就没有人知道了。可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早就听够了街坊邻居的风言风语。要不是自己偷偷地跟踪,亲眼目睹了他拿着营养补品给那个女人送去,我真的不相信发生的这一切。

我有时候想到父亲临终前的教诲,感觉到从他嘴里讲出“做人要诚实,要有义、有德。懂得礼、仪、廉、耻”这句话时,特别的恶心,庆幸自己没有遗传父亲的不良基因。

在医院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发现了父亲留给我的一封信,也算是他的一份遗嘱吧。字写得歪歪拉拉,肯定是病入膏肓时写下的:成儿,爸爸的日子不多了,我死后,请你照顾一个叫文慧的阿姨,就像照顾母亲一样尽心。拜托。

在信的最后只写了一个联系电话。我当时是又恨又气,死了也没有忘记那个女人,她的牵挂竟高过母亲,我好为母亲的这一生叫屈。要不是害怕母亲伤心,我一定会把这封信撕得粉碎,但在母亲面前我没有那么做。

母亲问我:“你爸爸在信说了什么?”我无言以对,又害怕妈妈看出什么,只好推唐道:“没有什么,爸爸让我好好地照顾你。”

母亲的眼睛湿润了,她用手往耳后拢了一缕头发,故意掩饰着,害怕我看到她的伤心。

“你爸爸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走的时候,眼睛老是睁着,我就一个劲地安慰,让他放心家里的一切,可他就是闭不上眼睛。我就说一切还有成儿呢,你就放心地去吧,你爸爸这才闭上眼睛放心地去了。这人呀,也真怪,昨天的时候还能说话,睡了一觉就走了……”

“妈,别太伤心了,我会好好的照顾您的,妈!”我安慰着母亲,其实爸爸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在场。妈妈反复地唠叨这些话,是她在想念着爸爸。看上去母亲真的老了很多,很多。

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喜欢上了窜门,经常一玩就是一天。我知道她是害怕一个人在家孤单,经常睹物思情。见到母亲脸上又泛起了笑容,我也就可以安心的工作了。

有几次,我老是梦到父亲,看到我什么也不说,只是无奈地摇着头就走了。我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难到是责怪我没有听他的话,去照顾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为什么让父亲这样牵肠挂肚?难到她长得很漂亮很迷人?不行,我得去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女人!要是不解开心头这个谜,真是憋在心里难受。

借着星期天,我来到了那个女人的楼下,犹豫了半天,也没有敢进去。隔着窗户往里看什么也看不到,我反而感觉到这个女人特别的神秘。

这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正朝这儿走过来。那不是我的母亲吗?她来这干吗?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母亲来到一楼,掏出钥匙很熟悉地打开了那个女人的房门,就进去了。我当时就纳闷了,母亲怎么会有她家的钥匙?这里面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我和母亲一起吃过晚饭,我有意无意地问道:“妈,您今天上那窜门了?这么开心,乐乐呵呵的?”“我呀,到一个朋友家去了。”

“什么朋友呀?妈?”“她可是咱家的老朋友,明天你不是还有一天假吗?我带你一起去。”这到底是怎么样一回事? 我更迷惑了,为了解开这个迷团,我决定跟着母亲去一趟。

到了第二天,我跟着妈妈来到那个女人家。一进门就有一股淡淡的草药味。我没有想到这个清瘦的女人就是父亲一直念着的人,她见我们进来,就坐在了床上,一个劲的喊我母亲“大姐”。

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惊喜。“这就是成儿?都长这么高了?真是随他的爸爸,又高又魁梧。”“成儿,快过来喊妈妈!”母亲一把把我拉到床前,我当时就懵了,难到我不是亲生的?眼前这个女人才我的母亲?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夺门而出,飞快地跑回家中。

没有多久,母亲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回来。“你跑什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就跑了,这孩子,真的不听话。”母亲责怪道,“我让你喊妈,你喊就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呀?妈。你给我说明白好吗?”真的快把我给急死了。“别认为你爸爸干的那些事我不知道,俗话说,知夫莫若妇。你说,你爸爸给你留的那封信是不是让你照顾叫文慧的女人?”

我被问傻了。“妈,您是怎么样知道的?”

“你爸爸活着的时候,这事我早就知道了。我又不聋,眼不瞎,还听不到些风言风语?再加上我交电话费的时候,发现话费不对,打出单子看到一个不熟悉的号码比较频繁。通过查询,我找到那个女人的地址。为了这个完整的家,我找到了这个叫文慧的女人……”

这个女人告诉了妈妈一切。

这个女人是和爸爸一起下乡的知青,他们偷偷地相爱了。当她得知我父亲拿到了返城的名额因为她而想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时,就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一个很有势力的瘸子。父亲一直认为是她变了心,悲痛地回到城里。没有几年就认识了妈妈,并结了婚。

有一次,父亲在路边救起了一个晕倒的女人,让人意想不到的竟是文慧。原来,她和瘸子结婚后的第二年,男人就死在了马车下。她带着一岁的孩子回到了城里,分配到了纸箱厂上班。

没有多久,她就得了肾病,无法工作。她辛苦得一个人拉扯着孩子,日子过得很紧巴,只靠单位的福利和救济生活。

父亲知道了她是为他才落到了这步田地,觉得非常对不起她。想照顾这个贫苦的家庭,可是文慧死活都不同意,怕妨碍到他们的家庭。父亲只好帮着她家干些力所能急的活,比如灌液化气、冬天买煤什么的,也有时候帮着抓抓药。

后来,她干脆不让父亲来了,如果父亲执意要来,她们娘俩就会搬走。从这以后,爸爸就再也没有去过,因为他病了,住到了医院,一直到去世。

母亲讲到这,流下了同情的眼泪。“成儿,你爸爸为人处事一项光明磊落,只有这事隐瞒着,怕我知道伤心。他哪里知道自从病了以后,我们就成了好姐妹。当你爸爸去世的时候为什么闭不上眼睛?担心的就是她会没有人照顾了,又无法和我开口,就只好给你写信托付给你,所以信的内容我不用看也知道的。”

噢!我终于明白了一切,父亲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妈妈,我明白了。可是这事你也没有事先告诉我一声,太突然了,我当我不是您亲生的呢,吓了我一大跳。”我终于解开了心里的迷团。

“成儿,你当然是亲生的了。那你认不认那个妈妈?”

“妈,为什么非要认她做妈呀,我以后照顾她不就行了?”我有些不情愿。

“让你认妈,就是为了你将来孝敬她就和孝敬我一样,这才让你死去的爸爸安心!”

我明白了妈妈有用意,让我亲自到她家认妈,看看我的诚意如何。妈妈知道那女人下床不容易,就给了我钥匙。刚一进门,见到雯雯在里面忙前忙后的,她见到我就问:“咦?你怎么有我家的钥匙?”

“这是你家?你不是一直在外上大学吗?怎么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我没有想到在这儿能见到雯雯。“你先告诉我你来我家干什么?”雯雯感觉到非常得奇怪。“我来看我妈的。”

这时,就听到那女的喊道:“丫头,是不是成儿来了?快让他进屋。”我来到床前,喊了声:“妈。”那女的“唉”了一声答应着,高兴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雯雯却不干了,“你是不是叫妈叫早了点?”“不早。”我还没回答,那女的就先发话了,“丫头,这是你成儿哥,叫哥。”“我才不叫呢。”

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的女朋友雯雯就是她的女儿,这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发现更高兴的是雯雯,在去给她母亲看病的路上一个劲得唱个不停!(作者:海子)

文章来源:网络

Check Also

前婆婆邀我参加前夫婚礼,我带一孩子前去,前夫看见孩子后,直接取消了婚礼要和我重婚!

我和前夫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他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