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马来人依赖成性!阿兹哈促检讨土著特权含义

网络红人兼时评人阿兹哈哈伦律师重申,他并没有要求废除宪法第153条文,而是认为需重新思考条文里阐明“君王视为合理”等字眼的定义。

“为何我们不能设立一个委员会,以探讨相关条文所阐述所谓的合理度?”

联邦宪法第153条文阐明,国家元首有责任维护马来人及沙砂土著的特殊地位,以及其他族群的利益;该条文是公务员、奖学金及国民教育中马来人固打的法律根据。

具体来说,宪法第153条文所涵盖的是赋予最高元首的权力:在陛下认为“合理的情况”之下,陛下有权确保公共服务、高等教育机构保留名额给马来人与东马土著。

早前,针对新经济政策所锁定的土著财富比例目标,阿兹哈要求探讨在2017年什么目标才是合理的,然而此番言论让人们误以为他想废除第153条文。

“我没说过要废除相关条文,我只是认为那是一个具伸缩性的条文,因要如何断定所谓的合理性。”

“所谓的‘君王视为合理’,想必没人能了解何谓‘合理’。”

“人民都误解我试图建议废除该条文,但其实我仅要表达,在70年代的合理性,带来2017年或可能不再合理,为何我们不能探讨相关课题呢?”

阿兹哈认为,新经济政策让马来社群和领导人产生“权利感”和“依赖性”,因此无法正视任何问题,而选择扫在地毯下。 -M中文网-阿兹哈认为,新经济政策让马来社群和领导人产生“权利感”和“依赖性”,因此无法正视任何问题,而选择扫在地毯下。 -M中文网-

 

阿兹哈接受《M中文网》访问时说,1971年推介的新经济政策,就因为让马来社群和领导人产生所谓的“权利感”和“依赖性”,而成为一个燙手山芋。

“无论你做何些事,拥有权力感的群体就会指责你试图干预,而依赖的群体则认为你试图夺走他们所拥有的东西。”

“所以我们只能把问题扫在地毯下,但别忘了,总有一天该地毯也会崩坏的。”

他坦言,现在的马来人逐渐保守,就如马来运动选手得奖牌时,人们只关注选手没有完全遮蔽身体的服装。

他说,那是因为现今人们都在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情形下,把重心转向宗教信仰。

“在70年代的社会曾是非常开放的,我们也拥有开放的教育,然而我们突然转向更伊斯兰,就如在更改街名或服装上,都强调宗教元素,我们所接受的资讯也逐渐趋向宗教式,这已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来源:《M 中文网》